2011年1月5日 星期三

「落實資訊教育 縮短城鄉差距」--資訊造就了什麼?談科技反省

Standard
受 池麗娟校長之邀於「南投文教」發表專論,對於目前資訊教育做一翻省思,構思這篇文章的目的在於省思近十年來『資訊教育』的發展軌跡,並且站在組織發展與社會演化的角度來形成,從各位都是教育的『經營者』的立場出發。

一、辦公室自動化與資訊融入教學的脈絡發展

   約莫十多年前,商管學院的學生都要接受LOTUS1-2-3、PE2、dBase這些軟體的課程訓練,而這批學生進入職場後透過科技的技能優勢建構了許多 競爭利基。運用dBase查詢市場狀態後,用LOTUS1-2-3的協助迅速的完成各種狀況的試算,然後用PE2編輯文案,完成報告書。這群擁有行政效率 與資訊整合能耐的新生代奠定了其後登上中高階管理層的機會,在此競逐之間不具備者早已淘汰。
近十年來的全球商務環境演化,更促使個人資訊「技術程度」成了選材的標準,原因是什麼?「速度與成效」,也就是「效率」的觀念。近年來通訊技術與數位資訊的結合而構成了網絡化資訊經濟,在其平台上活動的基本條件更是奠基在資訊技術「運用程度」之上的競爭。

而 這個邏輯是建構在「人性價值的提升」,把標準化、規格化、制式化的資訊處理工作交由電腦來處理,而「人的價值」就是來處理那些因果不明、關係混淆的資訊。 也因此當一個組織的運作是架構在如此結構上時,對運用資訊系統來處理與判斷的能力就屬必要。而且效率組織的環境基礎在於事務運作須有相當程度的可系統化存 在,如此才能馳騬在網絡資訊經濟世界。
當人是生存在這樣的環境,所要面對的是什麼?可想而知的是更加棘手的事件與更混雜不清資訊,為何會如此窘態呢?因為能夠被資訊系統所能解決並產生決策支援的事件,隨即會被處理完成,而是剩餘無法被資訊系統所吸收的就由「人的能力」主體來解決。

   綜觀這個過程,儼然就形成了資訊經濟時代為何會加速演化的初步詮釋。而「資訊融入教學的終極價值是什麼?」這個問題要思辨清楚。這和當初商業自動化的初始 動機是一致的,他們都在提升「效率」,以提升效率為開端之後,常有人隨即以為達成目標而結束。而這顯然忽略掉「人的價值」,把資訊系統化、自動化之後人才 能擺脫或減輕那些枯燥、制式、重複的工作,而有更多的餘裕去思索與面對更複雜的事件,讓教師能夠有更多的餘裕去發展教學研究。因此資訊融入教學的第一面向 在於增進「執行教學業務時所須搭配工作」之效率提升。
解讀資訊融入教學的價值第二面向在於教學內容的廣度呈現,在多元價值的世界下,對「目 標命題」有不同的詮釋方法,而以往對於外顯知識的表達常桎酷於媒體的呈現,但透過資訊技術與通訊技術把同一範疇的詮釋,整合在一起呈現出來,讓我們能夠聚 合更多的瞎子的探索結果來得到「更完整的象」。
然而有了更完整的資訊會讓人更接近真實嗎?顯然還有些差距。從「資訊」能夠內化到「知識」這當中間的過程還要歷經、再整合、比較、轉化一直到再詮釋,如此冗長,而箇中掌控這過程的角色就是「師者之為師者」所在。
   然而在資訊化時代,資訊取得管道多元,加上資訊技術的便利,使得以往以量論斷的標準開始轉變,取而代之的是朝以質論斷的標準來發展。無意識的複製、貼上 (Copy Paste),使得許多「圖文」變得毫無價值,因為毫無主體意識的表達僅是徒具形式,所以充其量僅是種靜態的知識,因此單純以量論斷的標準開始動搖。
除 此之外教導學生去面對外顯知識的學習過程不在於做記憶訓練後又完整的寫在考卷上,如果這樣就完成知識移轉,那就好辦了,拿一部DV及掃描器把老師教的拍下 來,把老師寫的掃下來那不就完成知識轉移了嗎!這是完全把我們生存的世界用狹隘的「靜態角度」來詮釋。但很不幸的時間過往與資源有限會讓競爭存在,為了取 得存在的地位,我們會進行自我能力的強化與提升,也因此構成進化的現象,所以用「動態」來詮釋我們所存在的世界才較真實。
   僅用背誦、記憶僅是教育訓練的初階,然而進入到了成人預備教育還仍然強調如此訓練,無異於對成長價值的貶抑,也因此要有另一種訓練方法來進行。這是因為資 訊化時代大量的資訊鋪陳在網中,僅要信手捻來必有成堆的觀點與答案,如果對於作業或報告僅是讓學生去察抄一些連自己都說不清楚道理的話來當作答案,這種 「儀式化過程」所能產生的意義與價值就大減。

也因此取而代之的是使用論述的方式來進行,那就構成學生「自我進化」的挑戰; 放任產生「不知所云的複製、貼上」會常流於誤用或濫用,進而突顯出學生在學習的僵化態度而難脫離形式化的巢臼,想要讓學生青出於藍就得讓學生學會精確的辯 證自己所言每一句話,而非僅讓要學生去COPY那表面的文字或數據。故,學習的真諦在於豎立學習者自我的意識與思想,進而建構自我的哲學體系,教育如果是 模塊樣版的製造機,培育出一堆"老師說...","某學者說...",但卻無法完全解釋其意義的學生,那對現實文明而言毫無意義。膺服權威而不加懷疑的時 代只適合靜態的環境,但那已經過去。這種培育方式對自我思考而言是一大扼傷;因為已把自己的解釋權力與思考權力讓渡給膺服的權威上,這其實也是一種自我懦 弱的行為;同時又有絲毫的自我怠惰,而把詮釋的真偽責任推給了"權威"身上。

因此去面對資訊融入教學的「終極價值」這個問題,探索其答案似乎在於透過科技手段促使社會整體得到更深層的進化。然而科技的發展必非如大家相像的如此美好,它卻讓我們社會產生「異化」(alienation)的隱憂。


二、落實資訊教育與對科技之反省
電 子科技的迅速成長,人人都成了千里眼、順風耳;行動通訊與Internet,讓大家都有了「超能力」,但人人都有超能力後社會就變得更好嗎?「千里眼、順 風耳」反而人性更被隱蔽了,對於生存更疑惑,因為所處的世界變化更快,而產生不安全感、對於存在的價值越來越懷疑,於是心理補償機制大幅成長,從算命、論 命到改運換名的「各種機能」一一具全。

另一方面人際的本質也起了變化,人們的實質接觸越來越少,人越來越「異化」,而這種 異化和工業時代的異化本質不同,工業化時代的異化在於實質人際互動之質變,而資訊化時代之異化更奠基工業化之上,而產生身心分離的異化,這種現象是文明發 展上嶄新的現象,而線上的「虛擬人生」與「角色扮演」常反應出對行為人在現實世界的缺憾與不滿。而這種異化現象肇因於網絡技術與虛擬科技所產生的結果,使 自我只不過是科技的延伸;自我只是科技操縱的產物,自我從前資訊社會之「自發的異化」轉變成「計劃的異化」(planned alienation),為何會如此?顯然當社會去接納科技時缺乏了對「科技反省」這個要素,而招致如此窘境。因此當我們面對「落實資訊教育」這個議題 時,對科技反省亦應等量其觀。莊子倡導「君子不役於物,而遊物外」應可成為我們面對資訊時代,對於科技的態度。也因此要對於資訊科技這個「物」的本質與價 值出發來探討「資訊教育」與「城鄉差距」兩者間的關係。

三、「資訊科技」會是社會進步必要之惡嗎?
如 果再從「資訊教育」、「城鄉差距」這兩個概念的交叉作用來探討時,要先釐清「城鄉差距的本質」是甚麼?收入、教育水準、經濟發展、道德良知還是機會?如果 因為資訊發達後而把一個「純僕」的鄉村變成「索多瑪或蛾摩拉」,那資訊發展會是個亂源的開始,但再去深入探詢「資訊發展」的本質與現象時,可以發現它只是 種意念的載體,不分善惡貧富貴濺,只要您能運用就能發散您的意念。

在此,顯然造成社會形變與質變的原因非「資訊」及其相依 付之媒介,而是運用資訊的人,也因此針對此構面再分析;當發出意念的人與接受意念的人兩者相互產生認同時,其溝通時資訊才能產生行為作用,如果兩者不能產 生認同時資訊是無效的。因此資訊轉化為意念進而產生行為的過程,人們仍有冗長的判斷與社會價值機制去控制,而非能即刻的產生作用。因此教育的機能在此產生 關鍵的作用,透過教育去強化判斷能力的同時,亦同促進同儕的價值氛圍產生。

社會越開放的同時,社會價值機制的良莠越能彰 顯,法律它僅是明文化約束而構築嚇阻的防線展現出靜態的效果。然而真切的社會價值機制才是影響甚鉅,它存留在您我間,去規範彼此互動而透露出動態的影響。 而在此之間,最微妙的氛圍展現在於「破窗理論」的發展;政治學家威爾遜和犯罪學家凱琳提出了一個「破窗理論」認為:如果有人打壞了一個建築物的窗戶玻璃, 而這扇窗戶又得不到及時的維修,別人就可能受到某些暗示性的縱容去打爛更多的窗戶玻璃。久而久之,這些破窗戶就給人造成一種無序的感覺。結果在這種公眾麻 木不仁的氛圍中,犯罪就會滋生、繁榮。所以即使在充滿陌生人的環境,氛圍的力量依然存在,「破窗理論」又可於說明社會價值的產生過程,但這個理論的「真正 價值」在於說明主事者的經營態度決定了經營的良瓢,站在教育的經營的立場上何嘗不是如此,從校園環境一直到電腦教室環境的經營更需要體認出這個效應的存 在。

如果電腦教室運作的像網咖,那老師與時薪120元的顧咖工讀生有何差別?顯然的電腦教室與網咖的最重要差別在於「意 識」的存在形態。Norberg-Schulz提出「場所精神」來詮釋超越建築體所賦予的氛圍力量,讓進入的人能夠感受到場所所發散的意識環境與社會性氛 圍,然而這是硬體所產生的氛圍,而軟體呢?其實就掌控在老師班級經營之間。

城鄉差距的本質,用資訊構面來思考就應屬於「機 會訊息」的流通速率問題,在經濟學上有幾個基本的假設;人是自利、風險趨避與有限理性,而有限理性的肇因在於「資訊不對稱」,而造成其後的所衍生的「道德 風險」。會讓詐騙集團得逞的原因一部份出自於人性的貪婪或恐懼,但絕大多的原因在於資訊不對稱。

因此資訊教育的本質應該朝 向對資訊探索能力與批判能力出發,相對的資訊基礎建設應更趨向於多面向的推廣。自然環境的隔絕障礙就宛如重門緊閉,而資訊基礎建設就像「開窗」的動作,在 「開窗」的工作結束後還有什麼事要做?站在教育的立場,應在於「用窗」,誘導那些相對資訊不對稱的民眾透過這個「資訊之窗」來取得利益,也因此除了在學學 生之外,還須擴及學生的家庭成員對資訊之窗的運用訓練,唯有如此才能使「資訊融入教學架構體系」中學校對家庭間失落環節得以彌補,進而使其效益再度擴大。 主事者一昧的著重於硬體架構建設僅會導致「役於物」的迷思加劇,要能「遊物外」就要善用「物」所產生的價值,並放大其價值,如此才能讓人更有餘裕去活出人 的價值。

管理的藝術在於駕馭人性,同樣的教育也有「藝術」,它的藝術就在於覺察人性、改良人性、顯揚人性。在「國家科技政 策」的研究議題上,有一個重要的概念來辯證科技政策的存在與地位;在廠商基於理性的自利行為,而鮮少有自發性意願去研究與開發,因為所費不貲之故,所以單 純的市場機制較無法促進創新科技的發展,如此發展成為了所謂的「市場失靈」。然而政府的角色就需要扮演「看得見的手」來補足國家的總體研發機能的不足,同 樣的資訊教育何嘗不是如此;擁有資訊優勢的群體為了持續掌握其優勢而鮮少的坦承公開其資訊利益之所在,所以資訊教育就是那隻「看得見的手」,至於手要如何 伸入群眾去運作就是藝術所在。從商鞅變法到孟母三遷,如同光譜的兩端,從「制度控制」到「環境影響」,對於人的誘導所產生的效率不一,要運用何種方法也須 因地制宜,這種沒有標準答案的答案其實也反應出社會的真實面貌與多元價值。但是身為教育經營者卻要有明確的經營價值觀存在,並以此來推動社會前進。為師 者,傳道、授業、解惑,這些都僅是「基本標準」,有為者須更對於社會之提升,視為己任。


後記:
原文刊登於26期南投文教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144553278931285/

0 意見:

張貼留言